经济学的帝国主义

海啸终于来了。就像大地震之后引发大海啸一样,期间会有一段时间的滞后。美国联储局此前又一度采取量宽政策,约摸一个月之后,大量美元流动性果然涌入了各国的外汇市场。除了美元之外的各种主要货币近来都面临了巨大的升值压力,相关金融当局也被迫不得不介入市场进行干预,可以预期,这个过程只要美国不停止QE3就将持续下去,最终也必然在各国造成流动性的过度扩张及由之而来的通货膨胀。
有趣的是,自从世纪金融海啸爆发之后,美国一连三度采取QE,这第三轮的QE3甚至还是一个无限期的操作,虽然在国际间引发了诸多批评,包括来自于同属西方世界的欧洲的批评,但美国的学者却似乎是誉远多于贬。就算是贬,贬的主要也是质疑这些QE的有效性,而非质疑一再采取QE的正当性。最有名的当然是经常在《纽约时报》上撰写专栏的经济学家克鲁格曼了,只要谈到QE,他的评价总是正面的,应该的,甚至在前两轮QE基本无效时,还是一贯地高度肯定,丝毫不论及这些QE在国际金融市场造成的混乱与麻烦。最近又有一位去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席姆斯教授也是同弹此调,妙得各界还将他奉为大师,几乎无一语质疑,浑然忘了自己也是美国不断QE下的受害者之一。这让我想起了帝国主义和被殖民者之间的关系。原来,经济学与经济理论也有帝国主义。
其实,了解QE的帝国主义本质一点也不困难。美国所以能够“免疫”于大印钞票必会导致物价膨胀的麻烦,即是因为它的货币美元具有国际货币的条件。通货膨胀之所以发生,乃是“过多的货币追逐过少的商品”的结果,美国联储局虽然开印钞机印出了“过多的货币”,但这些印出来的货币中的相当一部分是流到了境外,并未在美国境内形成对“过少的商品”的很大的“追逐”的压力,所以不致产生通胀。不只如此,流出境外的美元还必然为美国换回等价值的资源,流入美国,使得商品增加,更不至于导致通胀。这样的货币魔术只有拥有国际货币的美国能玩。但必须指出,美国能玩这个“魔术”,严格地说,也是1971年8月15日以后的事,因为在此之前,美国联储局也不能乱印钞票,当时美元的发行是以百分之百十足黄金作准备的。1971年8月15日,美国向全世界宣布,从当下起,美元与黄金脱勾,这才使美国在理论上可以不受任何拘束地印钞。
美国大量印钞,对美国自己固然无害,但却对所有其他国家造成诸多困扰。因为过多美元流动性的流入会压迫各国货币升值,削弱各国出口竞争力;如若不然,各国采取干预措施,在汇市购入大量美元来阻止本币升值,却又会因此造成本国货币的持续扩张,最终导致通胀。换言之,各国均被迫面对不是出口竞争力下降就是物价上升的两难。这种演变的逻辑美国一早即心知肚明。1971年8月15日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脱勾之后,当时美国财政部长康纳利就说了一句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麻烦!”
事隔40年之后,美国为了解困,终于开始肆无忌惮地大印钞票,美其名曰“量化宽松”,甚至还为经济政策理论演绎出新的论点,如“名义GDP水平标靶”等,披上更多学术的外衣,其实却难掩其帝国主义的本质。
作为被“货币帝国主义”欺凌的对象,各国又将如何面对?一条路是各自求活,也努力地将自己的货币发展成国际货币,但一则难度甚高,二则因触犯美国核心利益而风险很大,故非人人能走;另一条则是联合起来,通过国际舆论,提出共同诉求,呼吁进行全球货币体制的改革。后一条路,难度也高,但中、欧、日、俄各大国间或可尝试形成同一战线,跨出第一步,来共同面对“货币帝国主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