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虎”伺机而动

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促进民间资本投资”已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选项。为此,政府首先政策搭桥,国家各部委出台了42项实施细则引导民企投资;地方政府也纷纷出规划,上项目,对民资抛出橄榄枝,热情十分高涨。一些森严壁垒垄断行业的酷哥们,也开始放下身价到民间相亲。一时,民间投资或迎来联姻时代。
大旗再擎 地方抛“绣球”
温家宝总理在2012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致辞时表示,要着力扩大有效投资特别是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在许多地方政府财政资金捉襟见肘之际,实现民间资本与政府投资项目的有效对接,成为新一轮投资的必然趋势,如此才能平衡社会资金的配置。
在“稳增长”关头,“新36条”42细则陆续出台,以基础投资拉动内需的大旗再度擎起,然而,民间资本却表现得非常冷静,没有投资冲动,大多还在观望。 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在本轮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已经频繁向民间资本抛出了绣球。广东省政府在7月16日向社会发布第一批44个、总投资2352亿元招标项目的基础上,9月初再推出第二批138个、总投资2686亿元招标项目,两批项目共182个,总投资5038亿元。
7月26日,中部城市长沙对外宣布,2012年推介重大项目195个,总投资额达8292亿元。而该市去年全年的地方财政总收入只有668.11亿元。当地官员表示,长沙的这一轮投资,他们将重点吸引民间资本参与,并非全部是政府主导。
最近,武汉、南京也纷纷发文称,相关投资领域将悉数向民资开放。
投资遇冷 还需加码
今年以来,“三驾马车”增速继续放缓。而在一片低迷的数据中,民间投资成了仅存的少数几个“亮点”。我国消费短期内不能大幅提升,出口还在下滑,投资主要在靠政府拉动,但中央的投入已经过半,地方的配套资金短缺,只能靠民间投资接续。
一段时期以来,我国一些地方的民间实业资本一度出现过走偏现象,有的成为游资,对某些商品进行过度投机炒作,有的转向虚拟经济领域催化经济“泡沫”,根本原因之一就是,一些领域特别是基础性行业领域,民间投资还面临着较为明显的或隐性的进入限制。一些领域对民间投资准入存在着无形的限制并导致其难以进入,民间投资并未突破层层“弹簧门”、“玻璃门”。
“好的项目,如果投资了以后让我来经营、运作,这样我会愿意投资;但是如果项目不好,收益不大,也不能自主运作,一般的企业大都不会选择投资的。”某企业家直言,要让企业投资,给予主导是重点。
多位民营企业家表示,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民营企业一直在期待政府鼓励政策,但结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多学者都不理解,国家政策这么给力,为什么民资还无动于衷?“新36条”划定了基础产业、基础设施、金融保险、文教卫生和公共服务等五大民资准入领域。
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家公司均表示,这五大领域中,基础建设投资大,回报周期长,回报率低,根本就不是投资的好项目。更重要的是,在政策层面上,民资进入基建行业的相关细则也远远没有进入银行业那么详细。此外,虽然文教卫生和公共服务两个领域的门槛相对比较低,适合民营企业进入,但问题是,这些领域要么不赚钱,要么赚钱慢,民企不愿意投。
眼下,我国民间投资在传统垄断行业占比较低的局面也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不过目前,我国民间投资空间和潜力还很大,关键是要切实向民间投资敞开大门,配套的政策措施还应该更细化,更具有操作性。
接受《金融理财》采访的专家均表示,政策措施还需要进一步加码,突破现有的“条条框框”,扫清人为设置的障碍,切实向民间资本敞开大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