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产品责任中“保护弱者原则”的适用

摘要:当代新的法律平等观要求实质上的平等,这就有必要规定对强者的适当限制和对弱者的特殊保护措施。在国际产品侵权责任中,传统国际民商事关系主体——消费者与生产商的不平等关系依然存在,而另一方面,弱方当事人还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地方企业。海牙《产品责任准据法公约》法律适用的条款更强调优先适用被害人的惯常居所地及损害发生地国家法律,这一法律适用规则非但没有保护弱国利益,反而是严重损害了弱国的利益。因此我国目前还不适宜加入海牙《产品责任准据法公约》。
关键词:产品责任;保护弱者原则;法律适用
中图分类号:DF41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10-0133-03
在产品责任法律关系中,相对于加害方而言,受害方处于弱者地位,而侵权行为法作为一种社会利益平衡法,可通过强制性的立法来实现双方利益的平衡。对于国际私法而言,有些国家的立法和判例就从保护弱者利益出发,运用利益分析或结果选择等法律选择方法,确立了允许受害人在一定范围内选择对其最有利的法律加以适用或法官对所涉国家法律加以评判后适用对受害人最有利的法律的规则或方法。这一适用原则被称之为“保护弱者利益原则”。
一、立法例
“保护弱者利益原则”在各国立法中的体现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方式是一些国家在产品责任法律适用问题上作出专门规定,适用受害人选择的法律。第二种方式是有的国家的相关立法明确规定适用侵权行为实施地法和侵权结果发生地法中对受害方最有利的法律,如1982年《南斯拉夫国际冲突法》第28条第1款:“对非合同的损害责任,如果对某些情况没有其他规定,则依行为实施地法律或结果发生地法律,选择该二法律中对受害人最有利者而适用之。”
二、在产品侵权责任领域确立“保护弱者原则”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
保护弱者原则是从道德规范体系中升华而来的一条法律原则。“同情弱者”似乎是人类的天性之一,保护弱者原则其实体现了这种道德情怀。当代国际法在平等问题上的发展体现出国际社会在法律平等观念方面的新发展,即强调实质上的平等。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在法律规则里就有必要规定对强者的适当限制和对弱者的特殊保护措施,这是新的法律平等观的内在要求。国际私法的根本任务就是通过法律适用来避免或消除国际民商事法律冲突,取得较为公正的结果,从而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三、“保护弱者原则”在实践中运用时还存在着以下两个方面的问题
1.保护弱者原则特有的模糊性使法律适用具有不确定性。法律规则的“模糊性来自其所反映的事物的性质、状态向立法者呈现的不稳定性”。民商事关系的复杂性在日益增长,立法者的认识也是有限的,这些因素都使得系统的、精确而有意义的描述不可能总是容易办到的。保护弱者原则就是一种模糊性的“描述”。这种模糊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所谓“弱者”是一个比较概念,具有相对性和不稳定性。只有在具体的案件中才能通过法官的分析和比较而确认谁是弱者。而且,此案或此时的弱者,在彼案或彼时并非弱者,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二是所谓“公正”也是众所周知的一个极富争议的概念,而争议的缘由是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不同的观念下,人们对它就会有不同的解释。正是因为这种模糊性,决定了不同国家的法官、同一国家的不同法官同样在遵循保护弱者原则问题上,在法律适用时也可能是不同的,富有灵活性、不确定性。
2.保护弱者原则在实践中对“弱者”存在着片面理解,导致法律适用上的片面保护受害人利益。在国际产品侵权责任中,一方面,传统国际民商事关系主体——消费者与生产商,他们之间在经济实力、科技水平和信息占有等方面的不平等关系依然存在,在产品侵权上,受害人明显处于弱势地位,须受法律的特别保护。因此以保护受害人利益为导向,在涉外产品责任诉讼中适用有利于受害人的法律或直接在立法上肯定对受害人利益的保护是非常必要的。
而另一方面,在国际民商事关系中,弱方当事人还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地方企业。处于“强者”地位的国家,不仅技术力量雄厚、工业高度发达,而且在国际经济贸易上经验丰富、各种配套服务机构完善,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些或者根本不具备发达国家的上述各项特征或者在上述诸方面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的国家。因此,保护弱者利益的需要,是结束对他们的物质资源的掠夺的必然结果,也是工业高度发达国家的义务。如果缺乏履行此项义务的诚意,则扩大贸易并最终促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保护国际民商事关系中的弱方当事人的利益,不仅是正义的需要,而且是国际经济和谐发展的需要。而实现保护弱者合法权益的途径之一就是准据法的选择适用。综观各国立法及国际公约的规定,在法律适用问题上对此都无明确规定,相反,目前大多数国家及国际公约中对此问题的法律适用规则非但没有保护弱者利益,反而是严重损害了弱者的利益。
四、我国目前不适宜加入海牙《产品责任准据法公约》
为了协调各国关于产品责任的法律冲突,统一产品责任的法律适用原则,1973年第十二届海牙国际私法会议通过了《产品责任准据法公约》,该公约采用了依复数连接因素、依严格的顺序决定法律适用的方法。该公约第4条规定:适用的法律应为侵害地国家的国内法,如果该国同时又是直接遭受损害的人的惯常居所地;或被请求承担责任人的主营业地;或直接遭受损害的人取得产品的地方。第5条规定:尽管有第4条的规定,适用的法律仍应为直接遭受损害的人的惯常居所地国家的国内法,如果该法同时又是:被请求承担责任的人的主营业地;直接遭受损害的人取得产品的地方。第6条:如果第4条和第5条指定适用的法律都不适用,除非原告基于侵害地国家的国内法提出其请求,适用的法律应为被请求承担责任的人的主营业地国家的国内法。第7条:如果被请求承担责任的人证明他不能合理地预见产品或他自己的同类产品会经由商业渠道在该国出售,则第4、第5和第6条规定的侵害地国家和直接遭受损害的人的惯常居所地国家法均不适用。
公约虽然力图协调各国差异较大的产品责任法,但其有关法律适用的条款更强调优先适用被害人的惯常居所地及损害发生地国家法律。在这一点上它更多照顾了发达国家的利益。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发展中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因为经济发展水平、法律保护的力度差不多,所以相互之间在产品责任法律适用上冲突不大;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则冲突明显。如果按照公约第4条和第5条的规定实施,一般情况下,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而产生的产品责任要按发展中国家的水平承担很低的赔偿责任,而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出口产品而产生的产品责任就要按照发达国家的水平承担很高的赔偿责任。公约这样适用法律的结果就只会使得富者越富、贫者越贫,不利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协调发展,不利于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的目标背道而驰。从目前已加入该公约的国家情况来看,只有十几个国家签署、批准了该公约,且加入国大多数是一些经济发达,产品责任法较先进的欧洲国家,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一问题。
综上所述,我国是发展中国家,一直没有加入《产品责任准据法公约》,正是出于这方面的担忧。对于中国原告而言适用其惯常居所地或损害发生地法不如适用发达国家的产品责任法更能维护其权益;而对于中国被告来说适用外国原告的惯常居所地或损害发生地法则又会加重其赔偿负担。有学者认为,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根本原因不是《公约》中有关法律适用规则对保护我国消费者和生产者不利,而是我国产品责任实体法过低的保护水平所致。所以,解决问题的途径就是我国必须提高产品责任的保护水平。笔者以为这样分析问题既不现实、也不科学。法律实际上是经济关系、经济现象的集中和反映,任何法律都有深刻的经济根源,都是以一定的社会经济为其存在的物质基础。目前世界各国经济发展严重不平衡的现状,就必然决定了各国法律存在着差异,包括各国产品责任实体法保护水平的参差不齐。我国还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还比较落后,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提高产品责任的保护水平,无异于拔苗助长,结果也必然适得其反。
五、立法建议
我国《民法通则》没有对产品责任法律适用作专门规定,依侵权行为适用法律。该法第146条对侵权行为的准据法做出了基本的规定:“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解释说,侵权行为地法律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的法律和侵权结果发生地的法律。如果两者不一致时,人民法院可以选择适用。笔者以为这样规定还是有些缺憾:首先,法院选择适用法律的标准不确定,体现不出侵权领域中对受害人、弱者利益的特殊保护,应该在立法中明确规定适用侵权行为实施地法和侵权结果发生地法中对受害方最有利的法律;其次,退一步讲,就算人民法院在选择法律时依据的就是对受害人、弱者有利的原则,但是我们知道,法院、法官认为对受害人、弱者有利的法律适用的结果与当事人自己的认识、判断标准有时并不完全一致,对受害人、弱者是否有利,当然是当事人自己最有发言权。因此,为体现侵权领域中对受害人、弱者利益的特殊保护,建议这一条做以下修改:侵权行为地的法律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的法律和侵权结果发生地的法律。如果两者不一致时,适用受害人选择的法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