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货币基金?答案是YES

公募基金行业已进入了新的竞争格局,但很多基金公司尚未意识到。刚刚结束募集的富国7天理财宝债券型基金,短短一周内就吸引了近百亿元的认购。
“很纠结,看着其他基金公司短期理财产品火爆发行,公司高层在想,要不要跟风。”一家中型基金公司高层对《投资者报》记者说,股东对利润要求的压力致使基金公司在产品发行时不仅要考虑市场机会,还要考虑成本核算的问题。
这的确是很多中小基金公司高层面对的最现实问题。但不得不看到,在羸弱的市场环境下,创新以寻找新卖点成为基金行业新的增长引擎,围绕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的创新成为最大亮点,。目前,工银瑞信、华泰柏瑞、汇添富等一批基金公司已冲在前列,但还不到预测结果的时候。
要不要跟风?答案是YES。美国共同基金业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历史。对美国而言,这是历史,但对中国的公募基金而言,却是尝鲜,很多人依然怀疑,货币基金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货基规模必将超越股基
从美国共同基金业的发展历程来看,货币型基金规模超过股票型基金,有其真实的基础。这意味着在国内,以货币基金为代表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首先,目前国内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为0.35%,货币市场基金的平均收益则在3%~4%,尤其在货币市场基金不断尝试T+0之后,银行存款搬家进入货币市场基金成为众多家庭理性而真实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中国有比美国更为庞大的储蓄规模。可以说,灵活、收益稳定是货币基金最大的优势之一。
其次,A股连续三年下跌,使低风险的固定收益类产品成为人们最欢迎的投资品种。
与2007年相比,中国基金投资者的收益预期大幅下降,股市不振更使这一预期越发强烈。加之中国也面临着上世纪美国以“婴儿潮”为代表的新生代,以投资共同基金作为退休储蓄的投资意愿。
再次,美国货币市场基金的规模曾连续十多年超过股票型基金,是与其上世纪70年代长期滞涨的经济背景分不开的,而货币市场基金的强大需求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共同基金的竞争格局,先锋集团等著名基金公司在此时抓住了机遇,就是最好的案例。
1972年,美国第一个货币市场基金诞生。此后没有几年,货币市场基金资产规模快速增长。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数据,货币基金规模从1974年的不到20亿元变成了1991年的5430亿美元,这期间,货币市场基金总规模一直领先于股票型基金,至2007年突破3万亿美元。
而目前,根据Wind资讯数据,A股开放式基金中,货币基金总规模超5000亿元、股票型基金规模达1.6万亿元。若以5000亿元为基础,面对40万亿元的居民储蓄存款,中国货币市场基金的前景可期。
货基不是临时存储库
与中国相似,在美国刚有货币市场基金时,人们也以为这仅仅是权宜之计。美国共同基金业泰斗、《内幕心声,美国共同基金风云》的作者马修·P·芬克描述说,1972年第一只货币基金诞生初期,绝大多数基金公司把货币基金看做抓住流出股市现金的临时性措施。
在中国,据《投资者报》记者了解,至少在一年前,整个公募基金行业也同样抱有这样的心态,但今年以来,一些基金公司已率先醒悟了,并争相在货币基金的创新上大做文章。
当年,美林在美国发展出了现金管理账户,结合货币基金出具支票、信用卡、借记卡的特点,一个最初被看作等待股市回暖的临时现金存储库,很快就有了大量的永久性用途。
正如芬克所言,货币市场基金全面改变了美国基金业过分依赖股票的样貌。在此之前,这个行业几乎全部由股票基金构成。
1982年,投资公司协会会长戴维·希尔弗在一次调查中称:“很显然,货币市场基金的客户是金融机构的客户中最年轻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这些年轻聪明和越来越富有的持有人将会成为未来业务的重要主顾。”
至此,很容易明白美国先锋集团的创始人伯格对先锋基金的定位以及最具前瞻性的一句话:“先锋集团从事的是新兴产业,属于储蓄业务,而不单单是投资。”
把希尔弗和伯格的话放在一起,就很容易理解货币基金在公募基金发展中的战略性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货币基金的出现,对美国银行和存贷组织也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因为它终结了对存款的利率控制。这引起了基金业和银行业之间激烈的竞争。后来,货币基金的迅猛发展引起了美国银行监管者的注意,他们提出一系列措施来阻止货币基金的增长。
1982年,《甘圣杰曼法案》授权存款机构可以提供货币市场存款账户,同年,国会取消了限制,允许银行向投资者提供一种储蓄账户,即可转让提款指令账户,这两个账户支付的利息与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类似,这极大地抑制了储蓄存款大跨度向公募基金流出的局面。但这并没有阻碍货币基金的发展前景,货币基金依然从1982年底的2200亿美元迅猛增长至超过3万亿美元。
美国货币基金的发展史鲜明地告诉人们,银行和货币基金是天敌,现在中国也面临同样的境况。
深圳一家基金公司高层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目前诸如货币基金的T+0等创新业务开展的难点之一就是,没有银行愿意合作,但这并不改变货币基金成为最有潜力的现金管理工具,也不妨碍市场对其形成的巨大需求。
对所有基金公司而言,这是一场攻坚战,防守或等待是没有意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