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运用演唱技巧使演唱充满艺术感染力

【摘 要】歌唱是对艺术作品的再创作,本文通过对歌曲演唱的实例分析,阐明要演唱好歌曲,必须要在掌握音乐基本理论的基础上,学会歌曲处理的方法并准确把握运用好演唱的基本技巧,才能使自己的演唱充满艺术感染力。
【关键词】歌唱 演唱技巧 艺术表现力
歌唱也是一种创作,是声乐学习过程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学习声乐的
人只受语言和声音方面的技术训练,便不能真正唱好歌。因为歌唱的技术、技巧只是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因为其它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除要具有一定的思想水平外,文化素质和艺术修养都非常重要,否则难以领会或理解不深作品的思想内容,即使具备了一定的演唱技巧,也不能很好地表现作品。作为歌唱学习的最重要的方面,是掌握歌唱基本功,因为不少人尽管了解歌词和曲调寓意,却不能用歌声来表现,即“力不从心”,大体上都是基本功不扎实造成的。有了丰富而扎实的技术、技巧,才可能实现对作品的再创造,使受众满意称心。对于歌唱来说,如果没有精湛的技术、技巧不行的。
歌唱是对艺术作品的再创作,但这种再创作是在词曲作家规定的范畴和依据内进行的,不能离开这个范畴和依据另搞一套。为了使作品更有艺术表现力,应努力搜集有关该作品的有关资料,或者联系自己的生活实践,加深对作品的理解,使作品所描写的生活、思想、情感展现在你的眼前,使你自己先受感动,才有可能用你的歌声感染和激励听众。这是歌唱者对艺术作品再创作的主要环节,也是艺术表现和艺术处理的基础。
一、对歌曲的处理的三个阶段
熟悉阶段:这一阶段往往被人们忽视。有的人还未搞清歌曲是什么内容,拿了谱子就唱,甚至将谱唱错,当然不可能很好地表达思想内容。这个阶段首先对作品要进行浏览、视唱、熟读歌词,并对其内容有个概括的了解,以获得感性认识,然后再唱熟曲调,对音的高低、节奏要唱准确。在声音上要圆润、统一,要注意呼吸控制和支持,设计好换气的地方,并有一定的音乐表现,即使是别人已多次演唱过的作品,也不能只凭听觉印象。自己听来的印象并不一定是准确的。只有经过自己亲自试唱,才能把握歌词内容和曲调特点。
第二阶段为深入阶段,这个阶段要对作品进行深入、仔细地分析、研究,着重认识和掌握这个作品所反映的生活内容,而后再研究、分析这个作品的体裁、风格特点。这时应根据歌曲的内容、特点研究歌曲的处理。如:如何分段、分句,各段之间的速度和力度的变化,找出全曲的高潮等。选择演唱手段、研究如何运用声音的强弱、刚柔、渐断和音色变化,研究语调和语气的变化等
最后阶段是完善阶段。对作品如果从总体上已有了明确的构思,并在细节处理上做了周密细致的研究之后,能基本上揭示歌曲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唱得比较完整,并且能感动人,可以说在演唱上已进入了完善的阶段。当然,这种完善只能是相对而言,也还要在自己演唱或
教唱过程中不断完善和提高。
二、从基本音乐理论着手,进行歌曲的再创作
有律动的节奏
节奏是音乐的支柱、乐感的核心,节奏既要求准确、稳定,更需律动,充满活力。实际上,歌唱中的律动就是把节奏中的强弱,歌词中的重点字突出唱出来,有的人在歌唱时怕忽略某个音,唯恐“不卖劲”,对不起听众,于是他们不但非常认真地、准确无误地唱出每一个音,而且用同一个力度唱出每一个音符,这样他们的演唱效果是拍拍都重、音音皆强,声声响亮。一曲下来唱者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而听众则感到索然寡味,精神疲惫。这说明他没有把握好节奏的律动,那么怎样才能更好、更准确的掌握有律动的节奏呢?
1.准确把握节奏的基本律动。这是基本乐理中讲到的知识,即强弱拍的规律。我们都知道:二拍子是/强弱/强弱;三拍子是/强、弱、弱/;四拍子则是/强、弱、次强、弱/。演唱时拍唱出来,弱拍带过去,这样才有律动。这虽是极普通的知识,但实践中常被人忽视。
2.细心唱好后半拍:掌握节奏不仅要注意强弱拍的规律,更要注意后半拍的唱法。歌曲中有的乐句从后半拍起,甚至从弱拍的后半拍起,这常使歌唱者感到有一定困难,他们掌握不好准确时间。但唱好后半拍最主要的还不在于时值上的准确性,而是要掌握律动上的分寸感。有的人将后半拍唱得如同下拍,以为准确唱出就对了,更有的生怕唱不准,而用气息来打拍子。他们在前半拍一顿,后半拍一冲,把声音冲出来,故后半拍唱得比其它音还强,这就失去了后半拍的意义,破坏了音乐的律动。正拍与后半拍的强弱时比关系是:后半拍的音要比正拍的音要弱,弱拍的后半拍音应更弱。
一般说,从正拍起音的乐句通常是叙述,肯定的情绪。而从后半拍起音的乐句则通常表现感怀、赞叹、询问、思考的意境。因此,这个作为乐句起音的后半拍音,应起得非常轻柔,富有流动感,呈不稳定性。唱这种句子应有请进来或流出去的感觉,当这个起音很轻柔地流向正拍时再把声音放出,在正拍上形成相对的稳定感,细心比较,差别明显,用心唱好,效果迥然。
3.用心唱好休止符,有人恐怕会说,这是一个奇怪的提法。既是休止符,就是让声音休止,既然不出声,何谈“唱好”。殊不知,休止符也是音符的一种,只不过它不用嗓子而用心声去唱。其二,休止符不是让歌者休息。而是为前面的音符向后面的音符或乐句作情绪的转换,发展而安排的必要时间,它不仅使前面的乐句告一小结,更主要是为后面的乐句作感情上的必要准备。可见,在休止符的时值内是充满感情的,有时甚至比其它音符更强烈。因此,唱休止符的内心情感方能表达好。
通常在休止符的地方可用来换气。但是有一种在句子中间出现的仅有一拍或半拍的短暂,休止符不能换气。这种休止符,一般是表现情绪非常激动,感情很沉重,心里的话无法顺利地说出来,因而出现哽咽,脑子突然空白,需要思索一下才能再说下去的复杂心情。此时不仅声音突然停顿,气息也暂时屏息。这种短暂休止符如处理得好,演唱时便会出现感情的火花。既感动自己又抓住听众的心。真正达到“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可惜的是有的人常用来换气,也有的人将前面的音延长过去,把休止符干脆取消了,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这种休止符的妙用所造成的遗憾。
细腻流畅的行腔
如果说节奏是歌曲的骨架,行腔则是歌曲的肌肤。行腔要求圆润、细腻、流畅。要达到这样的要求应注意以下几点:
1.思想连贯、一气呵成。每一首歌都有自己的中心思想,而中心思想又是每一乐句的意思相联结所组成的,也就是说,思想连贯才能够行腔流畅,歌唱时一定要很清楚地交待每一乐句的思想,进而才能将歌曲的内容表达出来。因此行腔一定要以乐句为单位,即唱歌要一句一句地唱,并且每一句都一气呵成将它唱完。如果只是一拍一拍地唱,这样唱腔一定是一顿一顿的,既缺乏美感又不能深刻地表达歌曲的感情。
2.抑扬顿挫、层次鲜明。节奏讲究律动,行腔则讲究抑扬顿挫。平铺直叙就没有表现力。每首歌都有高潮,高潮之前应有准备,之后应有收尾。每一小乐段也有小的起伏,每一乐句也都有小的变化。就是一个延长的单音,演唱时声音也应该流畅有发展,可以渐强,也可渐弱,可以弱—强—弱,也可以强—弱—强。对抑扬顿挫应进行研究,着意刻画按排,安排时应依据:歌词意思的感情发展;节奏的律动;旋律的行进。安排得当之后,表达时层次对比要鲜明,在舞台上,假如层次对比差别不大,观众就体会不到。所以行腔时的抑扬顿挫一定要给予极大的夸张方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3.拖腔细腻,意味深长。拖腔指的是一字多音的唱腔。歌曲中并不是每个音符都有字的,常有一个字要占用二至三个音符,有的甚至占用更多。如《草原之夜》中有一“琴”字,占用了11个音符,跨越四拍二小节。当“琴”字唱出之后,其余的10个音符就是这个“琴”字的拖腔。在拖腔部分只保留“琴”字的韵腹,并以很轻柔、流畅、连贯的声音带过去即可。切勿用唱字时的同等音量,更不能在拖腔时有棱有角,要圆润,这样处理拖腔就会优美,意味深长。《唱支山歌给党听》是一首女高音独唱曲目,学习声乐的人大部分都演唱过这首歌曲,但由于每人自身修养、素质、理解能力不相一致,对歌曲的处理也就不尽相同,不过最起码要有前面所讲的对词意的领会和曲谱的分析,这样才能较好地表达这首歌的情感。
《唱支山歌给党听》这首歌创作于1964年“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热潮中。是一首很好的抒情歌曲,真切地表达了一个普通战士与党亲切交谈的情景。是ABA三段曲式。在演唱这首歌曲时,首先要大声朗诵,领会歌词内容及涵义,唱会曲调,把音准、节奏、乐句等都唱准确,确定在哪里换气,掌握好三段的速度及变化,才能乐向流畅,咬字清晰、语言生动。
第一段表现了一个普通战士对党的深情热爱和热情歌颂。曲作者用纯朴、亲切、明朗激情的山歌形式开始。想起党从苦难中拯救了自己,把自己培养成革命军人,不由得从心里涌出一股热流,千言万语都信中在“我把党来比母亲”一句中,对党无比热爱和激情在起伏汹涌,最后化作对党的热情沤歌——“党的光辉照我心”。这一段是慢速,演唱既要舒展,又要深情,犹如说话一样的亲切。在声音上则要求像山歌那样明亮开朗。发音咬字要自如,注意,用气息控制渐强渐弱的变化。这种变化要结合语气语调的起伏加以运用。最后一句“党的光辉照我心”用强声,转而为热情的歌颂。
第二段则表现对敌人强烈的憎恨。深沉调式和戏曲悲腔的运用,加强了痛苦的回忆。“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是对旧社会的血泪控诉,短短两句深刻地刻画出旧社会劳动人民在反动统治下的苦难生活。紧接着是壮怀激烈、字字铿锵,用战斗歌曲的英雄豪迈的音调,表达了革命战士跟党闹革命的决心。这一段开始是用了悲腔音调。由于在低声唱时宜以真声为主、咬字尤应着力。“鞭子抽我身”一句,短促的音符要果断有力,掷地有声。接着,转而快速情绪激昂,气息控制要加强,饱满而有弹性。“闹革命”三个字用最大的声音力度唱,但注意不失气息支持,字音重读语气坚定。“夺过鞭子揍敌人”一句,“夺”字和“揍”字要突出明显,“人”音的延长,一定要在依靠气息,控制将声音和情绪贯穿到底。
第三段是再现第一乐段的主题,加深了旋律的印象,并把音乐推向高潮。歌曲的结尾“党的光辉照我心”一句要着力加以刻画,才能把解放军战士对党无比深厚的感情和崇高、丰富的精神境界深刻地表达出来。
参考文献:
[1]许讲真.歌唱语言艺术.
常泊.中国群众文化辞曲.湖面文艺出版社,1992.
薛良.歌唱的艺术.中国文联出版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