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韵

有一个场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画册上?电影里?还是梦中?记不清了,反正印象深刻。
雨雾缥缈着,如吟如泣,一位水乡女子,穿了明黄快绿的丝绸旗袍,撑一把红色油纸伞,在白墙黛瓦的小巷里款款前行,她身后,留下朦胧的幽兰之香……女子用一袭旗袍解读了印象中的江南,宁静而雅致,清秀而柔美。
曾读过一本小说,叫《锦绣旗袍》。书中的女人,因旗袍而百般妩媚,因旗袍而跃然纸上。佳芝“湛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小圆角衣领半寸高”,川嫦“一件葱白素绸长袍,白手臂与白袍子之间没有界限”,翠远“褪下青狐大衣,里面穿着泥金缎短袖旗袍,人象金瓶里的一朵栀子花”……
旗袍,绽放了这些美人的璀璨,勾勒了东方女性的素雅。
如意襟、琵琶襟、斜襟、双襟……不论哪种款式,无不承载着文化,显露着修养,幻化着美的憧憬、美的风韵!或古典优雅、或从容内敛,或娇媚宁静,或妖娆雍容,这是生活与艺术的交融,是心灵与体态的共鸣。
凤冠霞帔、霓裳羽衣,恣意显摆的是奢华尊贵,却禁锢了女人如水般柔顺的身材。旗袍则最能体现女人的韵味。骨感一点的女人能穿出纤细苗条的韵致,肉感一点的女人则是丰腴盈润,即使是年纪略大,稍显发福的女人穿了,也悠然一派优雅妩媚。
有人计算过,汤唯在《色·戒》里共换了27件旗袍,打破当年《花样年华》中张曼玉换了23套旗袍的纪录。有人评论说,汤唯扮演的王佳芝,从一介女学生的青涩到气质幽雅的成熟,旗袍像附了身的魂灵。
不是么?
穿了旗袍的女人,走,袅袅娜娜;站,亭亭玉立;举手投足,总是风情万种,摄人心魂。这不免让人怀疑起来,到底是旗袍让女人变得漂亮呢,还是女人赋予了旗袍的灵性呢?反正,女人与旗袍的联姻,便成了一朵温婉而圣洁的百合,难怪旗袍成为了一种迷人的国粹。
总觉得,旗袍不仅仅是衣服,应该说,她也是一出景致,是小桥流水人家之外所不能忽略的景致,如画家信手涂鸦的一笔,却赋予了景致昂扬生机,江南顿时活泛起来,总叫人禁不住连连回首,看了又看,越看越想看!她还是一种语言,是掺合了水韵的吴依软语,婉转动听、曼妙清越,实在沁人心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