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业最糟糕CEO决策:杨致远拒绝微软收购

 导语:美国科技资讯网站ZDNet日前评选出了科技行业历史上十个最糟糕的高层决策失误,IBM错失收购微软良机、斯库利赶走乔布斯以及杨致远拒绝微软收购要约等上榜。

以下为具体榜单:

IBM CEO奥佩尔和Digital CEO基尔代尔

IBM CEO奥佩尔和Digital CEO基尔代尔

1.IBM CEO奥佩尔未收购微软 Digital CEO基尔代尔未向IBM 授权CP/M系统

20世纪70年代末期,IBM工程师开始研制颇具传奇色彩的5150 PC,这款PC如今刚刚度过30岁生日。但要运行5150,IBM首先需要一款操作系统。当时,Digital Research的CP/M是唯一一款非常适合5150的操作系统,包括Osborne和Kaypro在内的许多早期PC都采用这款操作系统,它们在这个规模小但增长迅速的行业具有重要市场份额。

1980年,根据CEO约翰·奥佩尔(John Opel)的指示,IBM试图与Digital Research创始人、CEO加里·基尔代尔(Gary Kildall)取得联系,寻求获得在5150和IBM将来开发的电脑上使用CP/M操作系统的授权。但双方的谈判并未达成一致意见,IBM转而寻找其他潜在合作伙伴。

微软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和保罗·艾伦(Paul Allen)预感到这或许会是一个机遇,于是就与西雅图电脑产品公司(Seattle Computer Products)取得了接触,后者的x86-DOS采用与CP/M 86-DOS一样的命令解释程序。微软仅以75万美元的低价就收购了x86-DOS及其永久使用权,并将其更名为“DOS”。在与IBM达成几乎前所未闻的非独家授权协议后,微软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一跃成为PC软件行业的领导人。

微软卖出了数千万份MS-DOS授权,微软围绕Windows及其相关后续产品构建了增长强劲的软件业务,在这项业务的推动下,微软成为行业巨头。Digital Research本可以获得相同的授权协议,而IBM本可以对MS-DOS提出更为苛刻的授权条款,或直接收购上述两家公司的一家。但IBM并没有这样做。Digital Research的CP/M系统地位日渐衰微,该公司最终试图模仿MS-DOS开发自有操作系统DR-DOS。

尽管DR-DOS在技术上较微软的操作系统有许多改进,但仍然存在致命缺陷。最终,DR-DOS被Novell收购,接着又被转卖给Caldera,后来成为SCO的资产。由于操作系统市场竞争激烈,Digital Research CP/M逐渐退出这场竞争,同时也最终迫使IBM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和21世纪初期退出了PC业务。

奥斯本电脑公司创始人亚当·奥斯本

奥斯本电脑公司创始人亚当·奥斯本

2.奥斯本提前宣布开发新一代产品

作为奥斯本电脑公司的创始人、CEO,英国电脑先驱亚当·奥斯本(Adam Osborne)开创了便携式电脑行业的先河,率先推出了搭载CP/M操作系统的Osborne 1电脑。但是,奥斯本在1982年迫不及待地推出了第二代电脑Executive OCC-2。翌年,他又公开谈论起了更新款的Vixen电脑。

如今,很少有人会记得亚当·奥斯本以及他对PC行业的建立所做出的重大贡献。许多读过这篇文章的人在Osborne 1上市时甚至没有出生。但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奥斯本效应”(Osborne Effect),奥斯本的名字就与这个电脑史上的一个特别事件永远地联系在一起。

由于奥斯本电脑公司总是提前宣布将推出更新、更好的产品,消费者都对当时正在销售的Osborne 1电脑不感兴趣,导致产品积压卖不出去。尽管奥斯本电脑公司具有许多优势,如将应用和操作系统与其销售的电脑产品绑定,但该公司仍面临着来自Kaypro、苹果和IBM等公司的激烈竞争,所以奥斯本的日子更加不好过。到1983年11月,奥斯本电脑公司最终宣布破产。这个案例被商学院列为了经典教案。

惠普CEO普拉特

惠普CEO普拉特

3.惠普CEO普拉特与英特尔合作开发安腾处理器

20世纪80年代末期,惠普认定该公司面向企业级服务器推出的PA-RISC系统架构会遭遇性能优化限制,于是开始开发新一代系统架构VLIW(超长指令字)。1994年,惠普CEO刘易斯·普拉特(Lewis E. Platt)认为,公司自己运营微处理器生产厂的成本太高,遂决定停止生产和研发PA-RISC芯片,关闭自己的微处理器生产厂,转而与英特尔合作生产这种新型64位VLIW芯片(即IA-64芯片)。

2001年,经过7年的研发和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投入,惠普和英特尔最终发布了这款名为“安腾”的处理器。不过,由于在最为常见的商业应用中与更便宜的x86芯片相比性能更低劣,安腾处理器因此遭遇如潮恶评,还有了一个“Itanic”的绰号。IA-64在执行x86指令时速度同样非常慢。

最终,AMD和英特尔开发出了64位x86系统,一旦整合到HPC架构,这种系统的性能轻而易举就超出了相同配置的IA-64系统,同时成本还远低于IA-64。IBM和Sun继续针对高端服务器开发POWER和SPARC架构,蚕食了惠普高端市场的大部分份额。尽管戴尔和IBM等厂商也曾暂时引入和销售搭载安腾处理器的系统,但不久便停止生产这种系统。戴尔一位高层甚至在公开场合将这款产品称为是“沉重负担”。

更为糟糕的是,2002年惠普在与康柏合并时,也逐步停产了康柏旗下当时已在高性能计算环境中取得一定成功的64位Alpha RISC芯片。4年前,康柏在收购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公司时,也一道获得了后者64位Alpha RISC芯片和Windows NT/Digital UNIX服务器的所有权。惠普与康柏高层均认为,在两家公司合二为一后,这项业务与惠普原有业务重叠,同时英特尔也在开发IA-64芯片,于是Alpha RISC这个更为成熟、得到更多支持的平台被淘汰。

针对安腾处理器而非惠普HP/UX UNIX的第三方操作系统开发现在事实上已不复存在,微软也不再生产IA-64版本Windows Server。安腾处理器被Linux Kernel Project认为是一个过时的架构,不再得到红帽、SuSE、Debian和Ubuntu等主流Linux发布渠道的踊跃支持。现在,只剩下惠普一家公司还在销售搭载安腾处理器的服务器,甲骨文最近宣布不再给安腾处理器开发相关软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