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的暗面:傲慢狂妄心胸狭小不负责任

8月24日,苹果CEO乔布斯宣布辞职,随之苹果公司的股价下跌5.1%,市值蒸发了177亿美元,相当于3个联想公司,1.5个摩托罗拉移动部门……

面对这个在过去几十年里改变了世界科技进程的天才,没人吝惜自己的敬仰。在他离开之际,理应送上祝福。但祝福之外,功过自当另行评说。在光芒之下,他也有着不少缺点。或许是这些缺点的存在,才让他成为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完美无瑕的神。

傲慢狂妄

今年年初,当乔布斯站在旧金山芳草地艺术中心信心满满地发布iPad 2时,人们发现,疾病没有剥夺他的天赋,也同样没有带走他的傲慢。

他说,“iPad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我们的竞争对手还在探索中。”接着是讽刺老对手谷歌。他把iPad的应用商店程序数量与Android 3.0平板电脑的App数量加以对比:65000:100。看起来是少了点,可乔布斯忘了,iPad已经发布了一年,而Android 3.0当时才刚刚上市。乔布斯永远不会尊重自己的敌人,在他眼里,苹果没有缺点,如果批评苹果,也是你不懂欣赏苹果的美。

再回想去年的iPhone 4天线门,当“死亡之握”流传开来,苹果在设计信号上的缺陷被曝光后,乔布斯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不是想解决方法,也不是向用户致歉,而是建议用户“最好换一种方式拿手机”,继而把其他手机厂商拉下水,称“信号不好是通病”,甚至把外界的指责阴谋论化:“也许这就是人性,我知道,总有人想把成功的公司搞垮。”

这样自大又不负责任的回复导致RIM、HTC等多家厂商群起而攻之,表示自己的产品从不会把设计优于其他功能。

心胸狭小

1997年,重新接掌苹果公司的乔布斯见到了老对手比尔•盖茨,他对盖茨说:“我们两家控制了100%的桌面操作系统。”盖茨以沉默相对——这话没错,只是微软占据了97%,而苹果只有3%。

差不多同一时期,有人问戴尔公司主席迈克尔•戴尔,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苹果的财政危机。戴尔的回答是,“我会怎么做呢?我会关闭这个公司然后把钱还给股东们。”

乔布斯一直记着这话。9年后,苹果市值超过戴尔,乔布斯给所有员工发了封电子邮件,里面写道,“事实证明戴尔并不善于预测未来。股票有涨有跌,世事难以预料,但我认为今天的情况肯定可以反映出未来的发展情况。”

当乔布斯处于下风时,他从不肯承认自己失势,而一旦他处于上风,就会抓紧一切机会攻击对手。面对老对手微软和新对手谷歌,这一点尤其明显。他在2003年说,“苹果的产品领先微软两到三年的时间,实际上微软又在抄袭我们的产品。当然,这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都已经成为了微软廉价的研发中心。”但事实上,在那时,苹果的MAC机根本无法与微软在市场上竞争。

在更新锐的移动互联网领域,乔布斯的最强大对手是谷歌。很多人以为是乔布斯改写了手机业,其实,谷歌早在2005年就收购了Android,研发工作自那时起就已开始。相比起2007年发布的iPhone,谷歌并不算晚。况且,当时谷歌CEO施密特也是苹果董事会的一员,这根本不是秘密。

但乔布斯是不管这些的。他公开指责谷歌,“我们没有进入搜索市场,谷歌却进入了手机市场。毫无疑问,它们想要灭掉iPhone。”谷歌现任CEO拉里•佩奇直斥乔布斯“篡改历史”。

以不作恶为信条的谷歌还曾表示过,谷歌之所以要开发手机,是因为“避免一个残酷的未来:一个人、一家公司、一款设备以及一家运营商成为我们惟一的选择。”这个人指的是谁,大家都清楚。所以,谷歌的Android系统免费开放给全球的手机制造商,和只服务高收入阶层的苹果相比,谷歌为更多人提供了接入互联网的可能性,也让更多公司得以从中分一杯羹。

脾气不佳

苹果是一家号称用户体验至上的公司,他们常常用来攻击其他公司的武器之一,就在于为用户考虑的设计。在乔布斯被广为传颂的细节里,他亲自回复部分用户来信,也被认为是亲民的体现。但大多数乔布斯的回复都是一个词或一句话,Yes、No,绝不废话。

有的时候,他的回应堪称粗暴。有用户写信抗议iPad发售推迟,换做别家公司,一定会为自己的不守信用道歉。乔布斯的回应却是,“你是白痴吗?我们已经尽力了,得确保销售渠道才能保证一次完美的上市。”

除了对用户恶声恶语,乔布斯对员工也是颐指气使。前苹果员工Robert Brunner回忆自己在苹果的岁月,“我从来没有真正满足过乔布斯,我经常开玩笑说我在苹果的时光就是奔波于乔布斯(Jobs)和工作(Job)之间。作为消费类产品的设计师,几乎每天都被一个 WWSD 的问题所缠绕。WWSD 就是‘史蒂夫想要干什么?’(What Would Steve Do?)”

在苹果内部,乔布斯简直就是上帝。前苹果公司首席科学家拉里•泰斯勒曾说,“每个人都曾受到过乔布斯的威胁,因此,‘恐怖分子’的离开让大家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解脱。”

2008年,苹果推出的Mobile Me服务失败,乔布斯召集了这个项目团队开会,问他们“mobile me应该用来做什么”。员工们给出多个答案后,乔布斯破口大骂,“他妈的为什么现在的mobile me做不到?”他甚至对员工说,“你们让大家失望了,所以你们应该互相憎恨对方。”

你可以说乔布斯挑剔刻薄的个性让他的公司提供的服务更好,但这样的行事方式,也让很多人受伤。

不负责任

在大众的观点里,这个年轻时做过嬉皮士、流浪远方、笃信佛教的男人,生产的产品始终塑造着一种新锐、反传统和反权威的形象,代表着社会精英阶层的诉求,尤其是青年人的诉求。

但这是真相吗?《外交政策》在今年的一篇文章中,直指苹果在中国的形象,“红红的,腐烂的。”囿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策,苹果选择了明哲保身的可能性,在大把大把赚钱的同时,并没有为当地的人权、社会保障等出一份力。在发展中国家的苹果代工厂里,血汗工厂、使用童工等早都不是秘密。连续酿造跳楼惨剧的富士康工厂里,流水线上滚着的正是iPhone。

因为苹果对iPhone触摸屏的订单上升,工厂要求工人使用更有效率的新型屏幕清洁剂,尽管这种清洁剂中含有正己烷,会对神经造成损伤,许多人因此而受到了侵害。对此,苹果公司发布了《苹果供应商责任报告》,但里面承诺的各种赔付和跟踪条款,在被记者核实后,被证明基本没有实现。苹果代工厂的员工称,苹果“冷酷和不负责任”。

某供应商顾问理查德•布鲁贝克对此发表评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像苹果这样,拥有几十亿的资金,却持续和那些有着屡屡违反苹果自己的行为准则记录的供应商合作。”

乔布斯不知道这一切吗?再看看他的老对手,比尔•盖茨现在几乎把全副身家都投入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的使命与愿景中去。

品行不端

大学时代,乔布斯与初恋女友克里斯安•布伦南偷尝禁果。1978年,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也就是丽萨。

不料,这个事业蒸蒸日上的父亲拒绝承认自己的孩子。为了撇清这段关系,乔布斯在法庭上称自己根本没有生育能力。在他因为新科技而致富的同时,克里斯安却不得不在丽萨出生的头两年依靠政府救济金生活,她们陷于贫穷、不断迁徙的时候,乔布斯却不曾施以援手。即便亲子鉴定结果表明,丽萨是他女儿的可能性占94.97%,他还是坚称可能性不是100%,所以拒绝承认女儿,甚至不愿支付每月385美金的抚养费。直到法庭判决他败诉,他才不情不愿地承担起了丽萨的医疗保险费和部分抚养义务。

“苹果教”信徒们日后津津乐道,乔布斯设计发布的Apple Lisa电脑是以自己的女儿命名,事后也证明这只是一厢情愿,苹果公司的正式公告称,那个LISA只是本地集成软件架构(Local Intergrated Software Architecture)的缩写而已。

直到丽萨8岁那年,乔布斯才重新找到克里斯安,表示愿意共同抚养丽萨。长大后,丽萨回忆起自己的成长经历时说,“我妈妈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抚养我成人,我们很穷,但她很温柔,所以我们仍然很开心。我们常常搬家,迫不得已只能到处租房子住。直到我那著名而富有的父亲与我们重修旧好,我去和他度假,和他生活了一段时间,我才发现另一个更有魅力的世界。他们没有复合,当我拥有一方时,我就会失去另一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