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乔布斯的慈善之谜

导语: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撰稿人安德鲁·罗斯·索尔金(Andrew Ross Sorkin)今天撰文称,虽然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给科技领域带来了变革,并且创造了巨额个人财富,但他在慈善领域的成就却乏善可陈。

以下为文章全文:

慈善缺位

乔布斯是天才,是创新者,是梦想家,或许也是全世界最受人爱戴的亿万富豪。但令人意外的是,他并不是一名杰出的慈善家,至少目前不是。

尽管通过持有苹果股票和7.4%的迪士尼股权,他积累了约83亿美元的个人财富,但目前还没有公开资料显示乔布斯进行过慈善捐款。他既不是“捐赠誓言”(Giving Pledge)组织的会员,也没有向医院或学术机构捐助以他名字命名的建筑。前者是一家由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联合组织的慈善团体,其会员都是全美最富有的家庭,他们都承诺将至少一半的个人财富捐出。据知情人士透露,乔布斯拒绝加入该组织。

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审判”乔布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敬重乔布斯,并认为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达·芬奇。在写这篇专栏前,我对在他病重期间提出这个问题持保留态度,毕竟,他的产品对世界产生了极其积极的影响,并通过科技改善了数百万人的生活。

当然,由于乔布斯一直都非常重视保密工作,因此他完全有可能匿名进行了捐助,或者已经起草了一份计划,在死前将财富捐出。此前一直有人怀疑,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海伦-迪勒家庭综合癌症中心(Helen Diller Family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收到的1.5亿美元匿名捐款就来自乔布斯。他的妻子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也任职于“美国教援”(Teach for America)支教项目和“新学校风险基金”(New Schools Venture Fund)等公益机构的董事会。因此可以假定他们为这些机构捐助了资金,尽管他们夫妇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任何一笔大额捐款的捐赠人名单中。

但乔布斯在慈善领域的“不作为”——大家一直都在小声念叨,很少有人明说——却引发了一些重要问题:为什么在一些“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因为没有向社会回馈足够资金而备受批评之际,乔布斯们却仍然备受推崇。

苹果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另有重点

乔布斯显然从来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也从来没有炫富。在上周卸任CEO前,他每年从苹果领取的薪水仅为1美元,尽管他的股票期权已经让他坐拥数十亿美元的身家。在1985年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时,乔布斯谈到了自己的财富,他说:“你知道,这些钱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可笑。所有人都在关注财富,因为这似乎是我身上最值得关注或者最有价值的东西。”

这也让外界对他没有公开捐款的行为更为好奇。其实,乔布斯曾经花了一段时间认真思考过慈善。1986年,在离开苹果并创办NeXT后,他成立了史蒂芬·P·乔布斯基金会(Steven P. Jobs Foundation)。但一年多以后,他又关闭了这家基金会。乔布斯当时从苹果挖来了马克·沃米林(Mark Vermilion)管理这家基金会。沃米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显然没有时间。”他说,乔布斯对营养和素食主义的融资项目感兴趣,而沃米林却希望他能够更加关注一些与社会问题相关的领域。“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无能让他提不起兴趣。”他说,“我不能批评乔布斯。”

两位要求匿名的乔布斯好友对我说,他最近几年曾经表示,随着他的财富激增,他可以更好地专注于苹果的扩张,而不是慈善,尤其是在他生病以后。“他的精力放在两件事情上——组建苹果的团队和他的家庭。这是他的重点,其他事情会分散精力。”另外一名好友说。

然而,随着多数美国亿万富豪都已经公开从事慈善业务,并希望激发后人继续慈善事业,使得那些尚未开展慈善事业的富豪们通常会面临外界的非议。

其他富豪

在盖茨决定全身心投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并捐出他的所有财富前,他通常被人们视为一名贪婪的垄断者。与之类似,在巴菲特宣布捐出大量个人财富,并指派他的好友盖茨来分配这笔资金前,他同样面临了不少责难。即使是宣布了慈善计划后,巴菲特也因为没有早些捐出资金或没有将更多精力投入慈善事业而受到批评。

对冲基金经理兼慈善家迈克尔·斯坦哈特(Michael Steinhardt)今年早些时候接受CNBC采访时曾经炮轰巴菲特:“他人生的前70年才捐了2分半美元,别的什么都没有,直到有一天突然草率地决定将几乎所有的钱都给一个家伙。”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斯坦哈特一直与巴菲特不和。

另外一名亿万富翁、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也是到69岁才创立了沃尔顿家族基金会(Walton Family Foundation)。而5年后,他就去世了。在自传中,沃尔顿表达了对正规慈善项目的担忧:“我从来都不想给任何不配得到捐助的陌生人不劳而获的机会。”他也不愿让沃尔玛公司向慈善业捐款。“我坚决认为沃尔玛不应涉足慈善业务。”他写道。

当然,有些富豪之所以捐钱,部分目的是提升个人形象,而乔布斯根本不需要借助这种手段。

去年,Facebook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处于困境中的纽瓦克教育系统捐赠了1亿美元。这笔钱恰好是在电影《社交网络》公映的前一周捐赠的。很多人认为,此举是为了扭转电影对扎克伯格形象的负面影响,尽管这可能有失偏颇。而像“捐赠誓言”这样的项目则被部分慈善家批评为“重形式、轻内涵”。

56岁的乔布斯并不是唯一一位一心扑在工作上而忽略慈善事业的富豪。巴菲特直到75岁才开始关注慈善。他表示,将更多精力放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的经营上可以赚取更多财富捐赠给社会。

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卢(Carlos Slim Helu)去年为自己在慈善业的“不作为”以及拒绝签署“捐赠誓言”进行了辩护。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作为一个商人,我应该帮助解决问题,包括各种社会问题。应当与贫困作斗争,但不是通过施舍的方式。”

立法贡献

乔布斯对于慈善的看法目前还不明确,因为他很少公开谈论此事。但在1997年重返苹果时,他关闭了该公司的多个慈善项目。他当时表示,此举的目的是恢复公司的盈利能力。尽管苹果去年实现了140亿美元的利润并拥有76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但此前的慈善项目一直都没有重启。

很多增长迅猛的科技企业都有慈善业务,但苹果却没有这样的部门。与其他一些财富500强企业不同,苹果并没有设立一个由员工捐款成立的慈善项目。该公司的确在2008年向一个希望否决“8号提案”(Proposition 8)的组织捐赠了10万美元,该提案的目的是在加州禁止同性婚姻。但专门关注公益领域的《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杂志2007年却将苹果称作是“全美最不仁慈的企业”之一。

但值得注意并赞扬的是,在乔布斯的推动下,加州已经成为全美第一个创建了肾移植活体捐赠者注册制度的州。乔布斯曾经患过胰腺癌,并于2009年在孟菲斯接受了肝移植手术。之所以选在孟菲斯接受手术,部分原因是加州没有可用的肝源。在乔布斯与加州州长夫人玛丽亚·施莱弗(Maria Shriver)交流后,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决定帮助推动这一项目。

乔布斯与施瓦辛格一同在露西儿-帕卡德儿童医院(Lucile Packard Children’s Hospital)颁布了这项立法,但这似乎是他最后一次公开代表癌症患者争取利益。与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和其他著名的癌症幸存者不同,乔布斯并未利用自己的声誉来推动慈善捐款。

2006年,《撬开苹果》(Inside Steve’s Brain)一书的作者利安德·卡尼(Leander Kahney)在《连线》杂志的专栏中发表了一篇严厉的批评文章。他写道:“的确,他拥有伟大的领袖魅力,他的演讲引人入胜。但他在公共话语空间的缺席却令人不解。人们会将自己的价值观投射到他身上,而他却没有履行坐拥巨额财富和权力所应有的责任。”

不过,乔布斯一向都对自己选择毫不讳言。他在1993年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晚上躺在床上时能对自己说,我们做了一些精彩的事情……这才是我在乎的。”

希望乔布斯能够延年益寿,以便有更多时间从事精彩的事情——或许他也会鼓励他的大批拥趸投身慈善事业。(思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